“非常”手记:从“面对面”到“屏对屏” 我成为离委员最近的记者

  • by

“非常”手记:从“面对面”到“屏对屏” 我成为离委员最近的记者

中新社北京5月23日电 题:

(两会观察)“非常”手记:从“面对面”到“屏对屏” 我成为离委员最近的记者

中新社记者 范思忆  “感谢今天做客采访间的委员和各位媒体记者,本场线上采访到此结束。谢谢大家。”2020年5月22日晚10点,北京铁道大厦驻地网络视频采访间,我和同事送走委员、关掉电脑,结束了当天最后一场线上采访。这也是2020全国两会中,我主持并参与的第13场媒体与委员的视频连线采访。  5月中旬,我得到消息,因疫情原因,今年全国两会不再采用现场“面对面”采访,媒体记者主要通过网络视频和书面等方式进行采访。我和另一名同事得以作为驻地记者入驻委员驻地,为中新社、也为媒体同行们提供网络视频采访服务。  

“非常”两会别样“云采”

“网络视频采访间”长什么样、两会“云采访”到底怎么采?一开始,这些对我们都是未知数。从驻地走访到尺寸测量,从背板制作到设备调试……5月15日下午两点,我和同事入驻铁道大厦。两会期间,这里云集经济、农业、新闻出版三个界别共200多名全国政协委员。  与往年不同,今年的驻地完全看不到人群聚集的情况。大堂墙面张贴了防疫贴士,每部电梯按时消毒、限乘6人。我们的采访间设在大厦三层,这里还分布着各界别的小组讨论会议室。  每天,采访间都会迎来不同界别的委员。在这个全新的“打卡地”,委员们面对来自五湖四海的记者,通过互联网“云端”畅谈。每当遇到一些热门的受访者,上线媒体往往有数十家。作为采访间的工作人员,我常常需要充当“主持人”角色,从协调媒体提问顺序,到控制整体采访时间,小小采访间俨然成了发布会现场。当然,角色转换之间,也让我有了更多学习和思考:委员和记者,从以往的“面对面”,变成如今的“屏对屏”,信息共享、思维激荡,提高的是效率,拉近的是距离。  

最近的距离,最真的声音

两会期间,我们同时承担着中新社自身的采访任务。作为会议全程离委员“最近”的驻地记者,我们得以从独特的角度,倾听、记录委员们最真切的心声。  采访中,许多委员透过镜头,讲述过去一年的履职心声。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主持人海霞在谈及2020年抗“疫”中让她难忘的“47分钟和95天”。她说:“无论是除夕夜那个没有经过彩排就上了春晚的情景报告,还是大年初一47分钟的新闻联播,包括之后95天超长时间连续播出的新闻联播,都让我印象深刻,也让民众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。”  采访中,许多委员的认真负责,也令人感动。  在与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做了连线“云访谈”后,我们将近万字的访谈文字实录发给他。几小时后,他将厚厚一沓稿纸送回我们手上,纸上密密批注了详尽的修改意见——大到段落语句的调整,小到标点符号的修改。“字打得有点小,我核对了一遍。赶着今天送过来,你们再看看。”我想,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,也许就是委员过去一年兢兢业业履职的真实写照。  采访中,更多的委员深耕自身领域,回应社会热点关切。  当被问及“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为何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目标”时,全国政协常委、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回应说:就当前情况来看,相较于中国GDP增速,保就业、保民生、保市场主体等“六保”工作更为重要。  在回应“L5级别的自动驾驶时代何时到来”时,全国政协委员、百度董事长李彦宏直截了当地回答:估计还需十年。  在谈及今年研究生扩招时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说,这是当前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,应允许部分高校因地制宜、因校制宜,实行“一校一策”的政策。  

“小插曲”折射“大考题”

疫情期间,委员驻地实行全封闭管理,驻地也成为委员工作生活的主要场所。作为驻地记者,不少驻地“小插曲”也让人印象深刻。  在一次用餐过程中的委员对话让我记忆颇深。会议期间,驻地餐厅安排了隔桌用餐,桌与桌间隔安全距离。出门时两位委员聊天,其中一位说,隔桌就坐让他回想起校园时代的考场。另一位笑称:“今年的全国两会不正是对代表和委员的一次大考吗?”  细细琢磨确实如此,“全球战疫”“脱贫攻坚”“复工复产”“环境保护”……这一个个议题,也正是当下中国面临的时代“考题”。代表委员如何在两会中履行职责、参政议政,如何将真知灼见与人分享,答好这张时代的“考卷”,需要每个人坚持不懈地努力。(完)

�不正是对代表和委员的一次大考吗?”

  细细琢磨确实如此,“全球战疫”“脱贫攻坚”“复工复产”“环境保护”……这一个个议题,也正是当下中国面临的时代“考题”。代表委员如何在两会中履行职责、参政议政,如何将真知灼见与人分享,答好这张时代的“考卷”,需要每个人坚持不懈地努力。(完)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标签: